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也忆穆加贝

2019-09-18

  2019年9月5日,津巴布韦前总统罗伯特·穆加贝走完了95年的传奇人生。14日,津巴布韦政府为其举行国葬。一时间,哀思在世界各地涌起。这位总是身处争议漩涡的世纪老人,再次吸引了人们的目光。

  穆加贝的人生从不缺少标签:他是7个学位的拥有者;他在殖民者监牢里待了11年;他是津巴布韦开国元勋;他是非洲民族解放运动领导人;他曾是最年长的国家元首;在非洲人眼中,他是民族英雄、斗士;在西方人眼中,他是“独裁者”“暴君”。

  尊师重教——

  巨大的政治遗产

  穆加贝出生于首都哈拉雷市郊一个贫苦家庭。少年时的他沉静好学,“放牛时只要有本书看就很高兴”。25岁那年,他进入有“南部非洲政治领袖摇篮”之称的南非黑尔堡大学深造,毕业后前往加纳任教。

  1960年,穆加贝回到故乡,投入民族解放事业。三年后,他创立民盟,但因“发表颠覆言论”遭逮捕。此后的11年铁窗生涯中,穆加贝把监狱当成学校,通过函授获得伦敦大学学位。他还举办文化培训班,鼓励狱友们:“总有一天,我们会需要这些学位的!”

  穆加贝毕生重视学习,上台后狠抓教育。得益于勒紧裤腰带办学校,津巴布韦识字率高达89%,在非洲仅次于毛里求斯。

  坚持斗争——

  毕生的不懈追求

  获释后不久,穆加贝奔赴莫桑比克,领导民盟游击队在边境开展武装斗争。面对当时出现的妥协思潮,熟读《毛泽东选集》的穆加贝坚持认为,要实现独立解放,唯有武装斗争一条途径。在他领导下,游击战从乡村发展到城市,解放区面积不断扩大。

  1979年,穆加贝同白人当局签署“兰开斯特大厦协议”。协议奠定了津巴布韦的独立胜局,但也约定只能自愿赎买白人土地,不能没收。穆加贝为祖国即将独立而欣慰,但对谈判结果愤愤不平:“为什么我们不能采取军事斗争,争得更有利的地位?”

  穆加贝一生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利益,反对外来干涉,敢于向西方说“不”。即使在国家最困难的时刻,这一信念也从未动摇。

  平衡包容——

  被淡忘的口号

  1980年,民盟在首次跨种族议会大选中获胜,穆加贝出任总理(当时实行总理负责制,1987年改行总统制)。执政后,穆加贝高举“和平、和解、发展”大旗,采取黑白兼顾、平衡包容政策,在短时间内妥善处理种族、民族和党派矛盾,推动教育、医疗等公共事业迅猛发展。

  那时的津巴布韦,堪称非洲国家“发展典范”,经济总量在南部非洲仅次于南非。今天走在哈拉雷街头,人们仍能依稀领略当年的繁华胜景。那时的穆加贝,可谓西方国家的“座上宾”。1990年,英国《新非洲》杂志将他评为“非洲最佳领导人”。1994年,英国女王授予他荣誉爵位。

  多年之后,西方舆论把经济困顿、民生凋敝当作津巴布韦的唯一注脚。他们显然对这段津和西方“蜜月期”集体失忆了。

  快速土改——

  道义与现实的两难抉择

  冷战结束后,特别是新南非成立后,津巴布韦在西方眼中战略价值大不如前。前宗主国英国不愿再为穆加贝政府提供土改援助资金,原本就进展缓慢的土地赎买更加举步维艰。

  2000年3月,津巴布韦举行议会选举,执政党民盟仅以微弱优势险胜。为夺回民心,穆加贝铤而走险,决定实施“快速土改”,强行征收白人农场,安置无地少地的黑人农民。

  占人口3%的白人拥有全国70%的可耕地。“快速土改”剑指土地分配历史不公,广大黑人农户拍手称快。但副作用很快显现:大批白人撤资或逃走,大部分黑人农户缺乏资金技术,耕地荒芜。

  津西方关系迅速降到冰点,美国、英国、欧盟相继实施制裁。经济持续恶化,通胀率一度高达百分之2.31亿,城镇失业率逾80%。内忧外患之下,穆加贝险些输掉2008年大选。

  邓小平同志曾三次会晤穆加贝,围绕发展道路和对外政策问题毫无保留地交流经验,希望他根据国情制定务实政策。穆加贝十分钦佩小平同志的睿智坦诚,但显然并未完全领会小平同志谈话的深意。

  对华友好——

  非洲“向东看”的倡导者

  穆加贝生前14次来华,同我国几代领导人都交往密切。他倡导对华友好“向东看”政策,曾深情地说:“我们已经转向东方,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!”

  穆加贝走了,带着中国等友好国家民众对他的缅怀。如果早几年急流勇退,如果改革步子再稳妥些,也许会有更完美的结局。

  历史无法假设。今天的津巴布韦保持和平、稳定和发展,中津关系“前有古人、后有来者”。明天,太阳依旧会从东方升起!

  作为津巴布韦的好朋友、好伙伴,我们应该感到欣慰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9月17日 17 版)

(责编:马昌、曹昆)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